我自倦我

遗忘自我

厌倦自我

我倦自我

【银幻】Stor Mo Chroi.02

  紫堂幻明确的认识到,这个深色皮肤的白发男人在今天之前与他毫无瓜葛,而从对方用三只羊羔将他“保释”出来的瞬间,他就已经成为这个男人的所有物了——至少在明面上,他得成为狱卒官所说的男人“体面的随从”。
  
  男人在离开监狱的时候告诉紫堂幻他叫银爵,除此之外一路沉默。紫堂幻低着头跟着他在大街上走,没有人认出他是那个血腥残忍的贵族少爷,这要多亏了银爵为他准备了一件斗篷。
  
  可怜的公爵阁下已经死了两周,距离他下葬也才过了五天的时间,紫堂幻第一次失去对时间的感知。命运把他从奢华热闹的宴会大厅带到能让月光从落地窗里照进来的房间,再让他戴上镣铐挪到监狱里,最后他身前多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又回到熟悉的大街上。
  
  那一个有月亮的晚上,紫堂幻真实的、确切的,触摸到了从脏器渗出的黏稠,还有在撕开肌肉瞬间喷洒的浆液,它们固执的留在他的皮肤上,视网膜把投放的血红影像牢牢地刻进脑海里。
  
  狗在紫堂幻的脚边打转,它们发出呜呜的声音企图吸引主人的注意力,紫堂幻看过去,它们的嘴巴血红一片,大概是去嗅了嗅散落在地上的肉;它们的脚掌泥泞,在干净的地板上上也许会留下一朵朵红梅花,可是现在地板也泼上了颜色。他伸出手摸了摸它们的头,看见它们愉快的在地上打起了滚。
  
  紫堂幻意外的平静,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但他此时心里却像终于放下了什么,轻松自在的好像一只从尸体里飞出的乌鸦。于是他站在落地窗边借着月光整理好自己衣服,把被迫脱下的衣服一件件穿好,扣子扣到顶遮住瘦弱的身体,用手认真地抚平衬衫上的褶皱,就像礼仪老师教授的那样做一个优雅的贵族,然后他拥抱了自己的狗,抱着它们坐到窗边的椅子上,打开窗户听风雨来临前树叶的轻摇。
  
  
  
  
  
  银爵带人回到了自己下榻的旅馆,店主是一个坡脚男人,他还有一个过于丰满的老婆,银爵给了这夫妻俩充足的小费,足够他们管住自己的嘴。在他离开前他就让店主准备好一间干净的房间,提前烧好热水,他让紫堂幻去房间里休息。
  
  “银爵……先生。”在他要离开的时候紫堂幻叫住他,“那些人会找您麻烦的。”
  
  “无须在意,”银爵把帽兜拉下来,那张有着坚毅五官的脸出现在紫堂幻面前,银爵总会让紫堂幻有一种错觉,他的眼睛里本该空无一物,此刻却清楚倒映出紫堂幻的模样。“他们把这件事全都推到了女巫身上,没人会找被女巫诅咒了的人的麻烦。”他说,忽然想到什么嗤笑一声,“还是一个被烧死的充满怨恨的女巫。”
  
  紫堂幻看着银爵久久不说话,过了一会才退回到门内,扶着门框转身向银爵道:“晚安,先生。”
  
  “晚安,紫堂幻。”
  
  等到房门关上,传来锁舌转动的声音,银爵才转身离开。
  
  紫堂幻靠着门,他听门外渐渐远了的脚步声,彻底寂静之后好像没了力气,身体沿着门慢慢地向下滑,他用手捂住自己的脸,努力地吸气呼气,肩膀却还是止不住得抖动。
  
  “对不起……夫人……”
  
  他在为一个邪恶的女巫哭泣。
  
  
  
  
  
  
  TBC.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