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倦我

遗忘自我

厌倦自我

我倦自我

【银幻】Stor Mo Chroi.01

  硫磺与火的海里有数不尽的活物,它们伸张血肉模糊的双手,燃烧似的声音对他说:你来。
  
  
  
  
  “你真的要用你的羊羔换下这个犯人?”负责监管的狱卒官捋了捋他那两撇装腔作势的棕红色小胡子,看了眼一旁三只乖顺的金角羊羔,又轻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这是笔不划算的生意,先生。我看你并不是本地人,如果你缺少——体面的随从的话大可不必如此费尽周折,城里会有许多中介人愿意为你效劳。”
  
  “我也是刚到这个城市,”高大的男人伸手把帽兜向下拉了拉,右手佩戴的红宝石戒指大喇喇地曝露在空气中,“听说这位是贵族的小少爷,您能为我介绍一下吗?”
  
  狱卒官的眼神固定在戒指上,目光慢慢变得殷勤热情,“当然可以,阁下,这在城里不是什么秘密。他是新贵族的嫡二子,是因为杀了比斯特公爵才被逮捕的——那可是位大善人,上帝啊!”
  
  “哦?我听说他是个性情懦弱的人,怎么会有胆子杀人呢?”
  
  狱卒官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听说是在公爵府邸的一场晚宴上,等人们发现的时候公爵已经被残忍的杀害了:四肢被砍下来然后开膛破肚,房间里都是血,地上也尽是些内脏。而这位紫堂家的小少爷正浑身是血的坐在窗户边哩!”
  
  “不过这位小少爷就跟中了邪一样,听说从他被抓起来以后就没说过话,上了法庭也没有为他自己辩护过一句。”狱卒官若有所思的说,“他的乳妈是一个勾引男人的女巫,不过已经叫她那被她蒙骗的可怜丈夫送到教会里烧死了。这也许是女巫的诅咒也说不定。”
  
  男人取下手上的戒指递给狱卒官,狱卒官那张肥胖的脸涨得简直和他的胡子一样红,他赶忙接过,两只手紧紧攥住戒指,“阁下,您真是个慷慨的大善人!”
  
  把手缩回罩衫里,男人淡淡地说:“是我劳烦您才对。”又牵动拴住羊羔的麻绳,“现在我可以交换我的随从了吗?”
  
  小胡子如梦初醒,看了看身后的监狱大门,看了看金角羊羔,又看了看手上的红宝石戒指,嘴唇翕动着,说:“当……当然可以了,阁下,我这就为您带路。”他伸伸手叫来了两个狱卒,一个叫他把羊羔带下去,另一个让他去准备一下保释需要的文件,“请您跟我来。”
  
  狱卒官在前面带路,男人跟在后面一直保持着两米的距离在监狱七拐八拐的过道里穿梭。这地方充斥着一些生物腐烂的恶臭,不时有犯人无助的叫声和狱卒的怒骂从远处某间牢房里传来,没人会喜欢这种地方,男人开始有些期待他见到那位小少爷时候的情景。
  
  他是会惊讶,本就是无用之物如今更是弃子的他竟然会有人把他买下?他是会恐惧,以血腥的代价逃脱魔掌却又落入另一个牢笼?还是依旧无动于衷,用沉默把自我和现实隔离开来。
  
  男人已经等不及了。
  
  两撇胡子的狱卒官把他带到了目的地——一处还算干净的牢房,可以看出稻草是比较新的还没有发黑。牢房的一角有一个瘦弱的身影蜷缩在那里,手上脚上都带着牢铐,铁链于之而言显得太过沉重,仿佛下一秒就会把那苍白纤细的肢体勒断。
  
  钥匙把牢门打开了,“吱呀”一声好像把少年惊醒,他慢慢的抬起头,两人的视线刚刚好在空气里碰撞。
  
  “有人把你保释了,你可以走了。”狱卒官说,但是外界的声音已经无关紧要了。
  
  银爵此刻把之前的所有假设推翻,他看见那双眼睛和他梦里见到的一模一样,是夜晚的星空倒映在一池碧波中,闪耀着翠绿的光芒。
  
  
  TBC.
  
  
    
  
  
  设定:想要保释死刑犯需要带来三只金角羊羔,两母一公,而金角羊十分珍贵。
  
  大概是个西幻paro吧……
  
  ooc算我的
  
  我发现我总是喜欢取一些乱七八糟的题目……Stor Mo Chroi的意思是“珍藏我心”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