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倦我

遗忘自我

厌倦自我

我倦自我

【银幻】あなた.05

  小黑洞出场,因为是现pa所以设定的更加像小孩子一点,不过怎么样都是ooc
  
  有乱七八糟的人物关系,涉及有乱//伦近//亲,以及这篇文里面的设定是黑洞与银爵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请注意避雷
  
  这章应该没啥内容,剧情上还有很多bug,总之就是又水了一章【我都快忘记前面写的什么了……

  晚安

————————————————————————————————————————————————————————
  
  
  一小袋晶莹剔透的粉末被夹在一本文件夹的中央,银爵对它视而不见,继续专注地看着报告纸上的文字,
  
  在他办公室的沙发上坐着个吊儿郎当的小孩,看年纪大概是个五六年级的小学生,黑头发,眼睛有些蓝,婴儿肥,他面前摆着一大堆零食,脚下的地板上则散落着更多的零食包装袋。
  
  黑洞拿了包番茄味的薯片,用牙撕开包装袋,抓起一把丢到嘴里,另一只牢牢地抓住手机操纵游戏界面上的小人一个翻身躲进了旁边的房子里。
  
  银爵用签字笔在报告上划了几条,又在空白的地方写上批注,做完这些他才正视办公室里的噪音源。
  
  “有事?”
  
  “没事就不能回来了?你真狠心。”黑洞低头专注地玩手机,灵活地移动手指让界面上的小人举枪开镜,趴在山坡上成功把远方的敌人一击爆头,“我就回来玩玩呗……诶居然还有一队!”
  
  黑洞激烈的挣扎了几秒,最终还是被打空了血槽,失败音随即响起,他把手机关屏随意的丢到一边,从茶几下摸出一个平板看起了动画片。
  
  银爵当然知道这个看似可爱的小孩的真面目,从他不以为意的态度里解析出数十种原因,又看见文件夹里明晃晃的暗示,那么结合黑洞的前科——
  
  “被揍了?”
  
  “不不不,那些傻大个怎么抓得住我?只是追地太紧了我嫌烦而已,一群蠢货,不好玩。”黑洞嘟着嘴说,这是他标志性的假动作,不知道他的人都会以为这个亚洲脸的小孩是个天使般可爱的孩子,这让他更加难被找到踪迹。
  
  银爵嗯了一声,算是默认了黑洞的说法,又继续看起了文件,丝毫不理会黑洞偷瞄过来期翼的眼神。
  
  “你就不问我那个是什么?”
  
  “不问。”
  
  “……喂!”黑洞一下子就从沙发上蹦下来,跑到办公桌前一把抢过看了一半的文件,皱着眉头瞪着银爵,好像随时都要发火,银爵也面无表情的回看过去,两双相似的眼睛此时完美地诠释了某句古语。
  
  黑洞本来是有些气银爵耍自己,这个讨厌的异母兄弟在他小时候一定无数次考虑要不要干脆把自己弄死落得清净,但在走进看清他一如既往板着的脸的时候,黑洞忽然想通些什么。
  
  “……你早知道了吧,查小少爷查到的?”
  
  “我已经和他领证了。”
  
  “那他是自己告诉你这个药是他搞出来……不对!”小孩的声音本来就尖,这个时候黑洞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在多么血腥惨烈的场面面前都笑嘻嘻的那张脸此刻露出惊恐的表情,虽然里面有很多夸张表演的成分,但黑洞的确很惊讶。

  黑洞知道银爵被人救了以后就一直盯着人家,最开始还是让他去查,到后来搞倒了老东西,事业布上正轨,他也终于能够从藏了好几年的房子里出来,银爵就把这份活给了手下人,黑洞一直以为他只是在意,偶尔会用某种特殊癖好叫他,却没想到银爵最后真把人搞到手。
  
  “你结婚我怎么不知道!”黑洞震惊地把文件往桌子上狠狠一摔,银爵淡定地看了眼,拿过来翻页接着看,看起来完全不想理黑洞。
  
  看了银爵的样子,黑洞也没继续下去,他脸上夸张的表情很快就消失了,又挂上那种乖小孩式的微笑,蓝眼睛亮亮的,眼神可以用玩味来形容,就像是一个孩子发现了一只可供戏弄的虫子般兴奋。
  
  “有意思,真有意思。”他说,语气中透露着愉悦,让人以为下一秒他就要鼓起掌来,“让我想想看……你怎么说的?”
  
  “看上了。”银爵说。以前他关注紫堂幻的时候就故意留下过一些像是刻意掩盖过却突出马脚的小痕迹,而紫堂幻与他有交集,有心人努力查查也是能查到三年前那件事。
  
  紫堂幻射伤他父亲后借着银爵逃离了紫堂家,目前为止那位还在医院里休养,提到紫堂幻皆是一脸愤恨的表情,甚至对外称不再承认这个孽子,看起来怎么都像一场有些恐怖的家庭闹剧。而有趣的是,没人知道他们当天在书房里到底说了什么,有人问起,紫堂家主也是一脸愤怒中透露着难以启齿的表情。
  
  说他们父子俩闹掰了,银爵是不信的,他以前见过紫堂家的当家人,是个十分精明冷静的男人,一切都以家族为重,对紫堂幻对情绪波动不可能这么大。
  
  
  制药家族紫堂家,无能的嫡系少爷,莫名的父子冲突,突然出现在黑市的奇怪的药,七神使通缉的神秘制药师……这一切发生的时间是那么的近,并且也有一些共同之处。
  
  银爵联系起紫堂幻在他面前表现出来的,从来都不是传闻中的软弱无能那么简单。
  
  如果猜测紫堂幻就是那个制药师,因为一些目的研发了那个药吸引起七神使的注意力,而紫堂家主知道或者发现了什么,于是策划了枪击事件让紫堂幻能够名正言顺的与紫堂家划清界限,而让他离开,则是为了把整个紫堂家从风浪里摘出来。
  
  但紫堂幻一个人做不到把药投放到黑市还不让人发现自己身份的事,由此推测,他身后可能有个神秘的组织,而这个组织极有可能是针对七神使的。
  
 
  如果银爵的猜测是真,那么紫堂家主应该很久前就知道自己的二儿子并没有表面上那么懦弱无能,甚至还可能知道紫堂幻在另一条“绳子”上。
  
  两边下注,这很符合一个家族为重的大家长的考量。
  
  当然,为了试探,也是为了补足剧情,在紫堂家主恢复一些的时候,银爵便差人挑人多的时候送去了礼品和慰问,那位也十分配合的出演,众目睽睽之下黑着脸放了逐客令。
  
  银爵觉得自己知道了某些真相。
  
  
  
  
  
  “我现在已经完全感兴趣了,这可比看别人倒霉有趣多了。”
  
  “因为最后倒霉的还是七神使吧。”
  
  “他们可是害得我被关起来好几年,而你只让我看那些无聊的书!”黑洞有些闷闷的说,虽然后来银爵给他带去了电脑并且安上了网,但一想到那些啃书的无聊日子他就觉得恶心。
  
  他们的父亲是个混账,银爵是他许多私生子里的一个,而黑洞则是“正妻”——那个男人的亲妹妹,被关起来强迫生下的唯一一个不畸形的孩子,他还能说是个天才,可那极高的智商情商到了银爵这里都被形容成了脑子有病。
  
  “深渊”原来是他们父亲创立的,那时候的规模可比现在大了一倍不止,而“深渊”却没加入七神使的联盟,这就像扎在七神使喉管上的一根刺,不能咽下它便只好拔出来。
  
  而那个混账恰巧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他的亲妹妹,他单方面的爱人。
  
  之后那个可怜的女人死了,黑洞在银爵找到的一栋几乎算是鬼屋的房子里足不出户躲了好几年,直到银爵搞死那个人掌权深渊,深渊缩水到现在这个规模,七神使放弃了这块小肉,黑洞才正式接触人类社会。
  
  “所以你现在知道紫堂幻背后的人是谁了吗?”
  
  “查不到,但有些消息他们应该是故意给我的。”比如事情发生后逃跑失踪的紫堂幻在哪里这种,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个背后的组织希望还能有人加进来把这潭水搅得更浑,并且不想要被送上台面的紫堂幻出事,而银爵对担当紫堂幻保护人这事乐意之至,虽然被利用了多少会有些不爽。
  
  “那让我去查查吧,”黑洞眨眨眼,脸上的笑容更加的诡异,“刚回国没事干,正好无聊。”
  
  “随便,但别惹事。”如果不答应怕是会扯出更多乱子。
  
  得到回答后黑洞开心地一蹦一跳跑回了沙发里,动作幅度有些大以致于掀翻了好几包拆开的膨化食品,落得一地零零碎碎,当事人则趴着举着平板继续看起了动画片。
  
  
   
  “哦对了。”黑洞像是想起什么,声音遥遥远远的传到银爵耳边:“虽然领证了,但紫堂幻应该还对你不熟吧?”
  
  “也就是说等你没用的时候他就直接走了,所以银爵你要多多加油努力哦。”
  
  “你怎么还不走?”
  
  “走啦!”
  
  
  TBC.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