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倦我

遗忘自我

厌倦自我

我倦自我

【银幻】さかな.02

  花魁pa,军官银爵x花魁幻
  
  查了好久花魁道中的资料,有的花魁有人扶有的花魁自己走,有的前面有人拿杖子开道有的没有,而且秃也有人数的区别,真让人头大,就按照自己喜欢的来写了。
  
  幻的和服是av2714787在9:20出现的这套,我觉得这套超好看的,阳光下闪闪发光!以及这个视频强烈推荐大家去看,各位女演员扮演的花魁实在是太美了!

  晚安

 ————————————————————————————————————————————————————————————————
  

  
  这才刚入夜,太阳爬下山,月亮悄悄探出头,星子还没点亮,街道上就已开始狂欢。

  女孩在二楼抓着栏杆往窗外看,刚刚有位花魁的队伍从楼下经过,热闹的人群立刻分散开来为其让道。花魁道中,吉原的一大美景,无论见过多少次都还是会为花魁们的风姿倾倒。

  “太夫,刚刚「花魁道中」的是巴屋的新花魁诶。”

  “好看吗?”紫堂幻饶有兴趣的问。

  “好看……不不不,当然是您最好看啦!”新造赶紧用双手捂住嘴巴,大大的眼睛扑灵扑灵地看着倚倒在软枕上的紫堂幻,可爱的样子逗得不行。

  现在是客人最多的时候,可到现在为止没有熟客来,扬屋也未差纸……女孩想,“不过现在还没有客人大人来啊……。”

  紫堂幻耸耸肩,不可置否,他的情况特殊,新客熟客较其他的花魁要少些,如此,没有客人的时候也较他人多些。

  新造爬到紫堂幻身边,往他的烟管里添了些烟丝,坐在一旁看着衣架上一套华丽的和服叹气:“先前藤原家的二公子送来的西洋布,好不容易把衣服做好了,这么漂亮的衣服您不能穿出去,多可惜啊。”

  听到女孩的抱怨,紫堂幻用烟管敲了敲她的脑袋:“别想那些有的没的,还……”

  他话说到一半,绢门就被“刷——”的打开了,吓得紫堂幻一抖,烟杆里的烟灰也有些掉到了榻榻米上。

  门外的是在店门口招客的游女和侍从,身后还跟着一个人,紫堂幻眼尖,一眼就认出那是扬屋那的人穿的打褂,接着有一群侍女进入房间,紫堂幻把烟杆递给女孩撑着自己站起身,到梳妆台前坐下,任由侍女们走到他身边为他打扮起来。

  门口的侍从说:“太夫,这次是新客。”

  “长得如何?”新造把衣架上的服饰一件件取下递给侍女,一边问,扬屋的人笑着回答道:“看起来是位很有学识的大人。”

  “我知道了,先去楼下准备着,我马上就来。”紫堂幻说,他天生生的白,长得也不错,妆很快就能画好,现在要做的就是把他的头发盘成一个更加繁杂的样式,再往上添许多的发簪雕花。

  新造的心情好的很,服侍花魁穿衣,嘴里还轻轻哼着吉原里的小孩们时常唱的童谣。

  「かごめかごめ  (笼子缝笼子缝)

  かごの中の鸟は  (笼子中的鸟儿啊)

  いついつでやる  (什么时候能飞出来)

  夜明けの晩に  (即将天亮的夜里)

  鹤と亀が滑った  (鹤与乌龟跌倒了)

  後ろの正面だれ  (在后面的那个人是谁)
  
  …………  」
  
  
  
  
  
  
  
  地上残留的樱花花瓣已经被人们踏碎,现在早已不是樱花的季节,强留美丽的下场只有一片泥泞。
  
  不久前有位花魁前往扬屋了。同僚斩钉截铁地说道,语气中不乏一丝遗憾,似乎很是懊悔,银爵左右没经历过同僚口中仙女下凡的场面,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惜。
  
  他这次被迫将功课做足,同僚反复在他耳边念叨那些繁琐的规矩,听的他耳朵都要起茧,而他本身并不想沾上脂粉气,却因输了赌局来到这里。
  
  同僚怕他初次来不识路,拽着他的袖子往他常去的那家店带,殊不知银爵在某个很久前的雨夜把吉原的路逛了个遍。
  
  银爵任他同僚拽着他走,脑子里则想着今天刚入伍的学生们的分配问题,同僚突然停下,换了个方向把他从大道中央拽到一旁,而他不明所以,就看见周围的人们都自主空出一条道来,同僚则兴奋的抓住他的手。
  
  “我们今天的运气真是好啊,居然还能看见一位花魁的「花魁道中」!”
 
  游廊队伍最先出现的是一个提着纸灯笼的男人和一个拿着铁杖砸地开道的人,缓慢的走在最前,身后跟着四个穿红衣的小女孩,手上捧着些器具。银爵注意到那个灯笼,上面用朱砂画出的定纹像是波浪。
  
  老远便看见一把撑开的大伞,银爵看见有个华丽装扮的人出现,他把手隔着绢布搭在另一个男人的肩头,穿着厚黑底的屐履,踩着金鱼步,厚实的鞋底一侧在地上画下一个又一个圆满的半圆。
  
  所有人视野的中心都是那位美丽绝伦的花魁,银爵也一下子就认出了他,正是那位在雨夜暂留过他的花魁。
  
  盛装打扮后的紫堂幻,他所有的美丽一下子展露在众目之下。浅蓝色的和服上用金线红线绣着许多金鱼,在烛火下染上了光,紫色的长发捥成横兵库髻的样式,金色穗子垂到肩膀上,精致的发簪、木花、蝴蝶、珍珠宝石,华美到让人炫目,而真正让人移不看眼的,是花魁美丽的容貌。
  
  与那晚清新素雅不同,艳丽的他如今是一只供人观赏圈养起来的鸟,挺起身板扬起头,也不过是让别人来更好欣赏外表的美。
  
  队伍走进了,花魁也走近了,路旁开始有人拿着保存下来的樱花花瓣朝着花魁撒,片片粉嫩的樱花依旧带着风雅,飘啊飘地在风中舞动。
  
  时间过了很久很久,银爵有股错觉,花魁的视线在自己身上停了一会,等银爵直视靠近的花魁,却发现他的视线一直看着前方,不曾游移。。
  
  那便是在「花魁道中」的花魁,难得一见的销金窟里的家养鸟儿。
  
  “你这家伙,也看呆了吧?”同僚一句调侃的话把银爵的神思拉回来,“没有。”他回答。
  
  “看见花魁怀里那封信没有?你要是想点花魁也可以到扬屋砸钱让他们写张纸把花魁叫来,不过现在嘛——哈哈,走了走了,喝酒去!”
  
  花魁的队伍离开后人群又恢复了喧闹,同僚带他到了经常光顾的店,熟悉的从外面格子里点出一位姑娘,还好心问了问银爵是否要姑娘作陪,得到回绝后又大肆嘲笑一番银爵被花魁勾了魂去。
  
  银爵喝着酒,店里浓郁的熏香让他感觉有些头晕,忽然间就有些怀念之前喝到的茶,清淡解腻。
  
  他忽然想起刚才的「花魁道中」,那位一脸冷清漠然,又想到之前他那温柔到融化了的眼神,心里倏然就有些闷住的感觉。
  
  「注视鱼的你,化为鸟的你,那一个才是你想成为的?」
  
  
  
  TBC.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