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倦我

遗忘自我

厌倦自我

我倦自我

【银幻】あなた.04

  久违的更新,等我明后两天期末考完了大概就是正常更新啦~

  晚安
 
——————————————————————————————————————————————————————————————

  床头柜上的电子钟刚刚跳到“5:30”的字样,没来得及发出今天的第一声吵闹就被一只手狠狠地拍下脑袋上的按钮,一场万千学生都经历过的早起战争还没打响就迎来了终结。
  
  房间的窗帘好几层,两层灰布一层纱,厚厚地挡住阳光,即便这样还是有一缕偷偷从缝隙里踮着脚尖溜进来,悄悄地扶上床脚。
  
  他醒了有一会,大概是在13分左右的时候看了今天关于这世界的第一眼,然后裹着被子静静地躺在床上侧着头看着闹钟,眼镜放在床头柜,他眼里的一切都像被加了模糊的滤镜。
  
  从小的习惯不是说改就改的。
  
  紫堂幻每天会早醒那么十几分钟,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在脑内把自己的前世今生走马灯地过一遍,似乎哪里都没有做得不好,却也哪里都没有突出的优秀。
  
  他有在想什么吗?他自己也不知道,但这的确对他有些助力,平庸无趣的表现让他在整个家族中换来可怜的一丝丝宁静。
  
  
  书桌上传来熟悉的电话铃声,不太响,却是整个房间里唯一的音源,滴答滴答的声音像鼓点敲击着空气,震荡出波纹又传到耳朵里。
  
  紫堂幻走下床,他身上穿得还是校服,本该平整的衣服经过一晚上变得皱巴巴,头发也有些乱,有几簇不听话地往外翘,这些让他看起来是个颓废的人。
  
  “喂?”是一个陌生号码。
  
  “紫堂幻?”对方是个年轻的女孩子,声音里自然而然地带着一股傲气,一听就是那种不好相与的贵族子弟,当然重点是,紫堂幻知道她是谁。
  
  “凯莉……是出事了?”
  
  考虑到某种因素,紫堂幻把自己的联系方式换了个遍,只把一个经过加密处理的疑似营销僵尸的社交账号给了 格瑞。当然这些拦不住凯莉找到他,只要黑客想的话,在自己的电子主场找到一个十分了解的人不算难事。
  
  不过虽然他和凯莉是很熟稔的朋友,但就目前而言,紫堂幻并不希望凯莉与他有任何联系,一旦有消息了,这就代表他要有一堆麻烦事要处理。
  
  “你的身份可能暴露了,金让我找到你通知你小心点,他还说那个冰山死活不告诉他你的联系方式,嗤。”凯莉说,她现在嘴里咬着棒棒糖,歪着头用肩膀夹着电话,一双手在键盘上飞舞,眼睛直直地盯屏幕上的代码,“金和我讲,“他们”在一个星期前发现了你的实验室,把那里翻了个遍,最后在盆栽的花盆上发现了一个指纹。”
  
  “我来回清理了八遍了,居然还是漏掉。”紫堂幻心里颇有些难以言喻的味道,稍微有点烦躁却又无可奈何,某种意义上七神使组织里的都是些丧心病狂的东西,在挖地三尺的精神上是他输了个透顶。
  
  凯莉没那个想要安慰紫堂幻的意思,她敲出一个“The End”给自己辛苦三天的代码画下一个暂时没有发现bug的句号,长出一口气,一口咬碎棒棒糖:“其实这些事不用说你也应该知道,难不成你还想着逃过去?丹尼尔说你的卖身契不算数,你还真信他的鬼话?”
  
  “我觉得人还是得有点梦想……”虽然从答应丹尼尔的计划那刻起他们早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但紫堂幻还是渴望想做一只待在草地里自由自在地不喜欢蹦跶的蚂蚱。
  
  “得了吧,”凯莉笑了声,“你这种无聊的类型还是别相信梦想,多看看现实吧,这就和你爸有天突然来找你断绝父子关系一样不切实际。”
  
  “我爸的确和我断绝关系了来着,还让我朝他开一枪再滚。”当时他甚至还有空问他爸要几级伤残。
  
  “所以我才说你无聊。”凯莉说,“紫堂家主是个明白人,他估计是知道到黑市里那个药和你有点关系,和你早点撇清关系对双方都好。”
  
  “这我知道。”紫堂幻走到厨房,拉开冰箱门一看,发现比昨天多了许多食材,大概是银爵让人送来的,他随便从里面拿了点食材,两个鸡蛋和一株青菜,又从壁橱里挖出一捆挂面来准备给自己烧顿早饭。
  
  “所以呢,丹尼尔大人让我接下来怎么做?”紫堂幻夹着电话给自己系好围裙,拿锅接水,开灶关盖,接着又洗菜打蛋,等到他弄完这一切后凯莉那边才回话。
  
  “谁知道,你打电话去给安莉洁让她和你讲,本小姐的活干完了,现在得去睡一觉。”凯莉打了一个哈欠,“说真的,要不是金可怜巴巴地求我,我才懒得做这么无聊的事。”她挂断电话,把手机随意一丢,关了台灯后直接扑进软绵绵的床里,裹着被子补她冷落好久的美容觉。
  
  紫堂幻倒是没有在意这些,他把面从锅里盛出来端到饭厅的饭桌上,打开电视看起了晨间新闻。
  
  
  “昨夜凌晨,我市第三码头发生大火,消防队经两个多小时的扑救成功控制火势,目前尚无人员伤亡,财产损失预计达到两千万。经专家分析,火灾原因系天气干燥,码头集装箱内存放有大量易燃货物自燃所致,接下来请看前方记者的播报——”
  
  随着女主持人的声音,画面转到码头的画面,到处都是积水,水泥的地面被烧得焦黑,码头上摆放整齐的集装箱现在都破烂得不成样子,画面中显然是火场外围,更深一点估计还有许多消防员在排查火源。
  
  紫堂幻吃了口面,腮帮子被塞得满满的鼓起来,像一只进食的仓鼠,他看着电视画面,显然是发现了一些东西,比如还算完好的集装箱上几个孔洞,又比如不起眼角落里某个被烧得焦黑的小金属。
  
  这个城市的人真厉害啊。紫堂幻想,又吸溜了一口面,拿起遥控器把频道调到了最近很火的一部都市家庭婆媳生活伦理剧。
  
  
  TBC.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