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倦我

遗忘自我

厌倦自我

我倦自我

【银幻】あなた.03

  也许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顶着路人的眼神,特别是还有自己同班的女同学,在她们惊讶的目光下紫堂幻麻溜地打开车门钻了进去。他当初查过A市所有的高中,好的坏的,公立私立,最后敲定了这所大部分都是中产阶级的学校,万万没想到自己精心策划的美好生活被一辆保时捷打破,他应该庆幸银爵没把车库里的劳斯莱斯开出来吗?
  
  银爵来学校接他,到底吹得哪阵风?紫堂幻虽然住在银爵家,但大部分时间两人都碰不到面,井水不犯河水的,他在银爵家的作用大概类同于一个钟点工,没事的时候就做下家务拯救那些快要积灰的家具,所以婚姻关系也如同雇佣关系,两年一到自动解约不带续。
  
  银爵打开另一边车门坐进来,他们之间刚好隔着一个沉甸甸的书包,紫堂幻套着宽大的运动校服坐在座位上,整个人就像被轻薄的布料撑起来,显得他脸小小的,戴着的那副圆框眼镜又显得他的绿眼睛大大的。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银爵打了个手势,马上发动引擎把车从拥挤的校门口开离。
  
  紫堂幻觉得有些尴尬,一旁银爵低头专注地看着手机不说话,他又不知道要干什么,索性不去看银爵,把头撇到一边去看车窗外的人流车流。
  
  车在大路上开着,外面的房子车子换了一茬又一茬,像一张长长的广告海报被展开,花花绿绿又无聊的可以。而车内的气氛沉闷得像江淮的梅雨天,让人闷气着又无可奈何。
  
  银爵把视线从对话界面里转出来到旁边就只得到一个紫色的后脑勺,他又默默地把视线转回到手机上,心里却是有些烦躁。
  
  现如今,他,银爵,表面上是年轻有为的建筑公司老总,私下里也是年轻有为的军火走私头目,在他拼死拼活加班应酬一个多月终于把黑白两边的事处理完后,以为终于有时间跟自己暗中关注好几年的一见钟情对象、现在的合法妻子好好单方面培养一下感情,结果雷王太子又给他整幺蛾子。
  
  「太子那边的货注意一点,他要塞人就塞,记得盯死了。」按完发送键,银爵以为没什么事,结果对话界面很快又跳出一条信息来。
  
  「这边情况有些复杂,我们不是很能处理,您能不能亲自来一趟?」
  
  看着手下人发来的消息银爵心里“咯噔”一下,他手下人都不是些废物,一般只有真处理不了的事才会找他。银爵又开始懊恼早年前为什么欠接雷王太子的人情。
  
  他又不动声色地瞄向紫堂幻,发现人已经睡着,小脑袋靠着车门一抖一抖的,压得脸上出现了一道红印子,眼睛微开着一丝缝隙,长长的睫毛安静扫落眼睫。
  
  银爵原本的计划是带他去餐厅吃饭,不过照现在看来无论是哪方的原因这个计划都打了水漂,他放低声音让司机开车回家。
  
  到家的时候紫堂幻还没醒,银爵也不愿意吵醒他,让司机带着东西先上楼开门,他自己则弯腰钻进车里,一手穿过紫堂幻的胳膊,一只手穿过他的腿,稍稍使力把人从车厢里抱出来。紫堂幻生得比较小,人又瘦,银爵抱着他感觉他身上都没什么肉,轻飘飘的。
  
  “嗯……”紫堂幻感受到身体的动作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伸出手揉了揉眼睛想看清周围。
  
  “到家了,”银爵抱着紫堂幻进了卧室,把他放到床上又帮他脱掉鞋子,“你可以再睡一会,晚饭我会让人送来。”
  
  “银爵先生……?”紫堂幻仍然有些睡眼惺忪,他的眼睛被银爵摘下来放到一旁的床头柜上,现在看人有些模模糊糊。
  
  “嗯。”银爵忍不住揉了下紫堂幻的头,对方现在的样子真的说不出的可爱,“我今天晚上可能不回来了,你记得锁门。”
  
  “好的……”紫堂幻答应着,银爵也不久留离开了,走之前还帮紫堂幻带上了门。
  
  房间里的空调被调到很舒服的温度,他今天本来就很累,在车上又睡不安稳,现在困意又涌上来。 
  
  他没戴眼镜也看不清楚,不过刚才银爵离开前是不是笑了?紫堂幻迷迷糊糊的想,转身抱着被子就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丢到九霄云外。
  
  
  
  
  TBC.
  
  
  
  
  很努力的尝试走日系风,不过好像还是失败了???
  
  这篇文其实是各种狗血梗的合集来着……先婚后爱啊一见钟情啊高中生人妻之类的乱七八糟的
  
  下一章看爵哥锤爆甲方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