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倦我

遗忘自我

厌倦自我

我倦自我

【银幻】あなた.02

  “百分之十,除了之前合同里写到的,我还要提百分之十。”银爵把合同丢在会议桌上,看着对方难看的脸色内心毫无波动。
  
  他现在在“雷王”郊外的庄子里,会客室被装潢的极尽奢华,名贵的家具装饰这个巨大的房间,水晶灯,瓷花瓶,墙上拉斐尔的圣母像温柔的注视长桌前的剑拔弩张。
  
  雷王太子嗤笑一声,他眼神阴沉的可怕,“银爵先生凭着‘深渊’的身家,却还想在约定外狮子大张口吗?”
  
  “不敢,只是您与我们签订的不过是一个备用方案,毕竟您的首选是鬼狐天冲,”银爵说,他的语调平静,说出的话语却有一股潜藏的讽刺,“然而很不幸,鬼天盟的总部在三个月前被人炸了,太子殿下现在的选择应该只有我们了。”
  
  “百分之十的提成与在家产地位争夺中的胜负,孰轻孰重,我想您一定很有分寸。”
  
  “……呵。”
  
  雷王太子抬了抬手,示意一旁的侍从把合同送到他面前,看似随意地签上了自己的大名,他看着银爵,对方看似年轻,实则内里也是条贪婪凶恶的蟒,他还是有些轻敌了。
  
  侍从把整合好的合同妥善的安放在文件袋里,恭敬的把它递给银爵,银爵对那些公式化的美丽容颜没多大兴趣,水晶灯的灯光有些耀眼,他还是比较喜欢自己办公室里普通的LED。
  
  “既然生意谈成,那我就不久留了。”银爵站起身准备带着合同离开,他的手下都在宅子大门口侯着,等着他和雷王太子谈完这桩生意。侍从为银爵打开会议室的大门,就在他要出门的时候,身后传来雷王太子阴郁的声音:“贪心不足蛇吞象,银爵先生还是注意些为好。”
  
  “多谢您的提醒,祝我们合作愉快。”银爵说完,径直地前向楼梯口,不再把注意力放在身后的会议室里。
  
  “雷王”在道上可谓一代传奇,然而这位传奇有很多儿子以及更多的私生子,当他老了以后,他的帝国便成了自己人争抢的对象,而“雷王”老爷子要求他的继承者必须是最优秀的那个。他自己坐在高台上,看着自己的亲骨肉们争得头破血流。
  
  雷王太子是雷王的长子,虽然不笨,但在银爵眼里他绝不聪明,从他疯狂嫉恨一个脱离家族的兄弟来看,银爵绝不会与他保持长期的合作。
  
  他让司机开着他的保时捷,自己坐在车后,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对司机说:“不去公司了,改道去学校。”
  
  “老板,是哪所学校?”司机问。
  
  银爵想了想,忽然想不起紫堂幻在的那所学校的名字。关于学校的问题都是紫堂幻自己解决,他的作用大概只是学籍档案上那监护人的一栏,而他也没有刻意去关注过,现在倒是有些懵了。
  
  “就……我老婆的学校。”

  
  紫堂幻背着书包出校门,身上的校服当初领的时候报大了一号,现在宽松地套在他身上,配上那副眼镜,让人觉得这孩子丢到人群里都找不出来。
  
  他转到这所学校已经快一个月,中间经历了一场期中考试,优异的成绩成功的让老师注意到这个内向的转学生有着冲击重点的潜力,恨不得天天让他泡在试卷堆里,以至于他每天回家,处理完自己的肚子之后就把自己关进房间里疯狂赶作业,而银爵基本上都是11点以后才回来,那时候他早就睡了。
  
  今天是紫堂幻值日,他扫完地之后整个教室都没人了,等他慢悠悠的收拾完东西准备坐公交回家,走到校门口发现人还是蛮多,女生尤其。
  
  “那个人好帅!”“黑皮肤让我好有心动的感觉啊。”“保时捷,rich。”
  
  紫堂幻听到周围女生窸窸窣窣的讨论声感觉就有点不对劲,尤其是那些关键词,在他心里重组成一个高大强壮的形象,当他顺着女孩们捧着奶茶游移的眼神看过去的时候,那个形象瞬间立体了起来。
  
  银爵靠在车上低头看着手机,周围都没人敢围着他,以车为半径五米内连辆电瓶车都没,不是银爵的气场强,而是来接送学生的家长们都怕一不小心把豪车给划了自己赔钱赔死。
  
  不会是来接我的吧?紫堂幻想,这时候他手机响了,他从风筝似的校服里把手机拿出来,开屏就跳出两个大字来。
  
  “喂,”银爵把手机举到耳边,声音从手机里传到紫堂幻的耳朵边,“放学了吗?我来接你。”
  
  
  
  
  TBC.
  
  
  
  
  
  
  完了睡眠又要不足了……
  
  这篇文别看设定那么高大上实际上是个日常文,都是我瞎写的
  
  以及感觉差12岁是有点太大了,改成差10岁吧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