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倦我

遗忘自我

厌倦自我

我倦自我

【银幻】あなた.01

  雷点有:高中生人妻,先婚后爱,霸道总裁黑帮老大……
      
  我只是想食高中生人妻,为什么总得写一些有的没的…

  这玩意儿应该是个HE

  明天开始期中考,这几天就先都不更新了。
  ————————————————————————————————————————————————————————————————————————————
    
  在用一种几乎欺骗的方式从在疗养院里疗养的母亲那里得到签字的时候,紫堂幻整个人都是懵的,他好像处在一片迷雾里,不知道是怎么一步步走下疗养院的木质楼梯,也不知道是怎么拉开停在山庄铁门外黑色保时捷的车门回到副驾驶位上的。
  
  开车的白发男人看着紫堂幻机械的把安全带系好,默不作声的发动引擎,把车开往盘山公路外面去。
  
  紫堂幻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他到底做了什么,这些太疯狂,又充满着戏剧化,不像是他紫堂幻会干得出来的事,但也只有这种反常的近乎中邪了的举动才能顺利让他离开群狼环伺的大宅子。
  
  在他崩溃之前,他总得做些什么救救自己。
  
  也许那个女人什么都知道,紫堂幻想。可她就是任由自己听信了她小儿子的谎言,在一堆文件上签下了大名,远离漩涡中心的她护不住心爱的小儿子,她有出息的大儿子也护不住一母同胞的弟弟。
  
  几乎是,紫堂幻把自己从充满压抑的紫堂家捞出,又转手把自己给卖给了一个同样危险的男人,好在他救过银爵的命,得到了他一个不知道会不会遵守的许诺。
  
  “那么,”紫堂幻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表现得无所谓些再平静些,“按照我们的协议,我和你维持婚姻关系至我成年,这期间你保证我的安全。”
  
  银爵没有看紫堂幻,他明白自己现在的任何一个眼神都能让紫堂幻颤栗不止,那个16岁的少年在强压自己的恐惧,对过去的,对未来的。银爵觉得这并不是一个正常的大家族少爷该有的模样,可以精明可以肆意,再或许混账一点,但总归不该是恐惧。
  
  他记得他被紫堂幻救的那天,半身是血的倒在床上,紫堂幻就在床边颤抖着强忍恐惧给自己包扎,他害怕急了,手抖得像筛子,脸色惨白眉头紧锁,但眼眶没有一点水色。
  
  银爵看着仪表盘的红色指针在“60”的位置上下飘,从挡风玻璃的倒影上看着紫堂幻紧紧抱着文件袋看着窗外,那些风景无外乎是些红色的岩壁和杂乱生长的植物——紫堂幻需要一个安放他不安视线的地方。
  
  “我知道。”语气里没有任何情绪,就像银爵本身一样让人猜不透,紫堂幻也不指望自己能看到这个男人露出的冰山一角,他们不需要互相了解,维持他们关系的将只有一张薄薄的合同和两本无用的红色证书,而在两年后,这些东西都会变成一堆废纸被丢到垃圾桶里。
  
  保时捷放缓了速度驶进城区,房屋从两边开始多起来,一排接一排,车窗外渐渐从苦闷的岩壁变成了烦躁的车水马龙,紫堂幻隔着一层铁皮也能想象走在人行道上结伴而行的女孩子们的欢笑声。
  
  车载导航机械化的女声尽心尽力的报道着实时距离,眼前十字路口向哪个方向拐,路上还要穿越几个红绿灯,死的东西都已经把它们规划好而无法察觉活着人的焦躁。
  
  黑色的保时捷最终在一幢温馨颜色的建筑前停下,引擎熄灭的声音仿佛临刑的钟声。紫堂幻解开安全带下了车,他和银爵今天都穿着正装,人模狗样。
  
  现在是下午两点半,前台接待处的女士无聊玩着手机,她看见自动的玻璃门打开,并排并走进来一大一小两个人。她看了一下,有些发愣,紫色头发那个明显是个少年,而旁边那个深色皮肤的男人一看就知道是一位拥有丰富社会经验的男性。
  
  工作人员露出一副公式化的笑脸,说出了服务行业那万金油的句子:“你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紫色头发的少年把手里拿的文件袋放在柜台上,一旁的男人开口道:“你好,我们来登记结婚。”
  
  婚姻哪里是爱情的坟墓,明明只是他紫堂幻自己给自己挖的坟墓。紫堂幻面无表情的想。
  
   
  
  
  
  TBC.
  

  
  

评论(1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