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倦我

遗忘自我

厌倦自我

我倦自我



“我做了一个噩梦。”古斯洛夫说,揽住桑切斯过于纤细的腰,手指触碰他如绸的黑发,弯腰像咏唱宣誓词的骑士把自己献上。


“你被释放了。”


桑切斯也学着他的动作,紧紧地拥抱住对方,可桑切斯体温过于冰凉,把全部的温度都遗失,只有古斯洛夫的灵魂还在微不足道的自焚,那火苗过于微小执著,星点一滴。


可悲啊,鸟儿为了一根沉入深海的枯枝折断了翅膀,卸下的尖喙,用尽重力下坠,下坠,下坠——堕落茫然蔚然的海里,白,蓝,黑,枯枝不等待。


听客都问:

当所有的残渣余孽都烧尽后,古斯洛夫能撑到天明吗?

听客都说:

怕是在这片所有的黑暗里,他仍看不见唯一的光。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