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倦我

遗忘自我

厌倦自我

我倦自我

【银幻】Stor Mo Chroi.06

  紫堂幻跟着银爵下了车,发现所处之地已经被云朵包围,大的、小的、绵绵软软的羊把他们簇拥,就像是天空飘浮的云朵被挪到了地上。
  
  羊的数量也很多,放眼望去,目光所及的道路上都是白花花一片,一团挨着一团。绿色的山坡上,白色的羊,耳边却没有“咩咩”的声音。
  
  少年下意识抓住男人的手。银爵生得又高又壮,平时不苟言笑的看着让人觉得他很严肃,他的手上还都是茧子,硬硬的,紫堂幻却很喜欢拉着银爵的手,这样会让他觉得他飘浮的心落到了地上。
  
  远处走来一位少女。
  
  她有着水蓝色的长发,微卷,一身农家的打扮,穿着藏青色的长裙,像那些在田间劳作的妇女一样在腰间系着发白的围裙,手执牧羊人的杖,脚穿一双长筒牛皮靴。
  
  如果不是她带着白色的面帘,从额前垂下一直到脖子将整张脸遮得严严实实,她可真像个勤劳牧羊的农家女孩。
  
  “安莉洁,”银爵看见少女,转头对紫堂幻介绍道,“她是个预言家。”
  
  紫堂幻觉得脚边的羊在往他这边挤,不由得更靠近银爵,后来干脆抱着他的手臂,紫堂幻抬起头看着银爵,发现那张脸没什么情绪,又转头去看走来的少女,问银爵:“这些羊是怎么回事?”
  
  “游谜的绵羊,梦境女主人的宠物,它们的叫声会让人陷入睡眠,现在由安莉洁管着。”
  
  安莉洁用牧羊杖拨开羊群走到二人的面前,用杖敲了敲他们足下的土地,羊群们自动退开让出了一个圈。
  
  “久见了,银爵先生,您的气运依旧这么糟糕。”她的嗓音轻柔平缓,有一种奇妙的让人平静的魔力,她对紫堂幻说:“你好,初次见面,我是安莉洁。”
  
  “紫堂幻。很高兴认识你,安莉洁小姐。”
  
  “介意我为你做一次占卜吗?你的灵魂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安莉洁用牧羊杖在地上画了一个圈,像一个孩子一样开心时喜欢做些小动作。
  
  紫堂幻有些懵,他问:“灵魂很有趣……这是什么意思?”
  
  安莉洁拉起他的右手,用柔软的指腹在手心里描了一个三角形,接着又画下许多纷杂的图案,紫堂幻感觉掌心被触碰过的地方有些微微发热,他不自觉想收回手,但又忍住了。
  
  预言家有各种各样预言的方法,紫堂幻曾经见过一个在上流圈子里很著名的吉普赛女人,她有一颗紫水晶做的水晶球,那些贵妇人将手放在上面便可以从那个女人那儿知道她们想知道的、感兴趣的事。紫堂幻也跟风去找她问过几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借机触碰了那个他最感兴趣的水晶球,发现那不过是个稍稍聚集了自然魔力的摆设,贵妇人频频拜访的预言家也只不过是个江湖骗子。
  
  现在是他第一次从书中以外的地方见识真正的预言家,也是第一次亲身经历真正的占卜,感觉十分新奇,叫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跟随安莉洁的动作在掌心挪移。
  
  安莉洁画完了那些图案,双手覆盖在紫堂幻的手掌上,又画下一个十字,接下来她示意紫堂幻把另一只手给她,把他的双手合拢,安莉洁的手交叠上去。过了一会儿,她收回手,点头示意她的占卜完成了。银爵在一旁目睹全程,他对这些有关魔法的方面其实并不很擅长,停留在知道理解却使用不熟练的阶段,他把紫堂幻往后拉了一下,让他站到自己身后去,银爵高大的身形几乎把紫堂幻整个人都挡住,叫他不得不从侧旁探出一个头。
  
  “你看到了什么?”银爵银白色的眼睛注视着安莉洁,他的目光似乎能透过那块布直视她的眼,“而且,你没有‘平衡’。”
  
  所谓的“平衡”只是一种通俗的说法,是预言家用来逃离因果的一种手段,通过交易物品来抵消窥探未知的惩罚,这些是紫堂幻从书上了解到的。银爵的话也提醒了他,安莉洁并没有向他讨要什么。
  
  “这只不过是我个人想要了解一些有趣东西的小愿望而已。不过没有‘平衡’的确有点麻烦,我还不能把看到的结果告诉你们。”她似乎对这规则有些苦恼,但还是低起头来认真考虑要紫堂幻用什么把她的占卜预言交换出去。
  
  自己什么都不需要,果然还是柠檬比较好吧?她想,并且说出了她的考虑结果,同时瞥见银爵脸上一闪而过的无可奈何。
  
  紫堂幻虽然很想知道安莉洁的占卜结果,但比起这些遥远而不可及的东西,他更加关心脚边的羊群。
  
  “那个……羊好像越来越多了。”刚刚安莉洁划出的那一小块空地似乎在逐渐变小,那些羊挤得更近,一团团蓬松的棉绒在蠕动着。
  
  银爵眉毛微微皱起来,像微风拂过水面的波澜,很快又消失不见。他向安莉洁道:“女主人还没有回来吗?”
  
  “没有,但我还能行。”安莉洁举起牧羊杖,往地上重重的敲击一下,沉闷的声响在空气里泛起水花,投入到绵延白色的浪里。“这是场意外,迁徙的路径不知道为什么有点不稳定,你的马车碰巧被接引到了这里,待会我送你们出去的。”
  
  “那么请你送我们到摩的亚。”
  
  “好。”
  
  特殊的牧羊人挥舞起她的杖,似一位仙女挥舞她的魔法棒,在并不绿草如茵的大地上起舞,澎湃的力量自这位梦境代理人身上疯狂涌出,马车前的空间渐渐扭转成虚幻又真实的海市蜃楼。
  
  银爵向安莉洁点头致意,拉着紫堂幻回到马车里。
  
  紫堂幻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安莉洁,少女就站在那儿,水蓝色的长发微微飘扬,他看不见她面帘下的表情,大概也是带着某种深意的。
  
  他一只手扶着银爵的手臂回到了马车里,另一只手悄悄攥紧了什么。
  
  黑色的大马又奔跑起来,安莉洁用杖在它们的背上轻轻地敲了三下,它们便顺着虚无的路离开。慢慢的那些绵羊构成的奇异风景从视野里渐渐消失,田野也不见,道旁树伸长了枝丫去够天上的太阳。
  
  路线回到了正确的方向。
  
  斯巴达在地上打着呼呼,睡着睡着软软的小肚皮便整个朝上,两人又开始看书打发无聊,书页翻动,紫堂幻的心思却不在排列错落有致的铅字上。
  
  他从未离开那座城,这的确是他第一次见到安莉洁。他的记忆被仔细整理,从记事起到现在,人生中从未出现过一个有着柔软嗓音水蓝色头发的女孩。
  
  可为何那指尖画下十字的瞬间,内心有什么破土而出,带来的酸涩痛苦像一颗跌落枝头的柠檬?
  
  
  
  
  
  
  
  TBC.
  
  
  
  
  
  第五章是修改过的,没看过的朋友请去看一下。
  
  这几天被拉去强制补体育课累的够呛(我就没听说过有补体育课的),每天回到寝室倒头就睡,根本来不及更新码字,请原谅。
  
  小柠檬出来打了个酱油,以及永远活在对话里的秋。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