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倦我

遗忘自我

厌倦自我

我倦自我

【银幻】Stor Mo Chroi.05(修)

  马车在路上奔驰,车厢里却是稳妥得很。
  
  两人的行李总共只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皮箱,里头只有些换洗衣物和几本书,银爵打开皮箱,拿出两本书来,一本讲的历史,另一本是厚厚的地图志,他把历史书递给紫堂幻。
  
  车厢里很安静,只有书页翻动的声响。紫堂幻显然是很享受这安静的,就像是在紫堂家宅子里他堆满书的房间里,锁上门,他可以在那堆他翻来覆去许多遍的书页里带上一整天,从小时候的童话书到天文历史宗教神学,但看得最多的还是小斯巴达们不知道从哪里叼得来的书。
  
  那些书大概连接了他的本源。
  
  过了许久,紫堂幻正看到精彩的部分,只要往下翻一页就能知道那位傀儡女王是如何杀死佞臣杀死自己的,这时候马车的车窗玻璃从外面被敲响,接着是被打开的划动声,小斯巴达们咬着几株蒲公英,白色的种子还是饱满的样子,显然是被小心翼翼地带回来的。
  
  “你们去哪里玩了?”紫堂幻明眼看见小斯巴达的身上粘了很多苍耳,刺勾把毛都卷在一起,乱糟糟得跟从大街上捡来一样。左边的那个头嘴里什么也没有,它讨好地拱了拱紫堂幻的手,另外两个头殷切地把嘴里的蒲公英往紫堂幻那边递,有一股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劲。
  
  紫堂幻被这三个小家伙逗乐了,无奈地把书放到一旁,接过蒲公英放到嘴边,对着车窗外吹了一口气。
  
  蒲公英种子上面的白色绒毛像小伞,带着一颗颗细小轻盈的果实要乘风飞很远,离开母体的瞬间很美,圆满的球开始塌败,飞散成碎片。小斯巴达显然是很开心紫堂幻这样做,三个头欢快地叫唤着把车厢内变得吵闹。
  
  把蒲公英们送走,三头犬似乎还不满足,企图从窗户翻出去继续寻找田野间的玩具,被紫堂幻掐着后颈拎了起来,“给我乖一点呀。”他从皮箱里找到一把剪刀,不由分说地把斯巴达按在座榻上,准备动手把那些和苍耳纠缠不清的毛剪下来。
  
  三个头一齐哀嚎,少年手上动作不减,迅速地把毛剪掉,还举着斯巴达来回观察是否还有漏网之鱼。
  
  银爵早就不看书了,饶有兴趣地看紫堂幻训狗,看着紫堂幻在寻找那些苍耳,他指了指斯巴达的尾巴:“尾巴下面。”
  
  紫堂幻抓着斯巴达的后腿把它倒过来,拉起那条又胖又短的尾巴就是一剪刀,这下子这条狗身上除了头以外全身都富有几何的层次感了。
  
  剪完毛紫堂幻还试着逗了逗它,可惜三个头都心情低落,竟是没一个理它们心爱的主人,银爵看着觉得好笑,他问紫堂幻:“狗不错,叫什么?”
  
  刚刚和斯巴达们一闹,书都不知道看到哪一页了,紫堂幻翻开书试图找到先前没看完的那一段落,听见银爵问他,说:“斯巴达,遇到它们那天我刚好在读《温泉关》。”
  
  银爵试着去摸斯巴达的头,它们明显还是有些警惕银爵,眼睛瞪着龇牙咧嘴。紫堂幻问:“它们怎么总对你凶?”
  
  “也许是我身上诅咒有点多吧,三头犬是很敏感的动物。”银爵把手缩回来,坐直身体继续翻那本无聊的大部头。紫堂幻点点头,斯巴达们带来的书里有一本动物图鉴,上面还有别人写的笔记,在三头犬那块写得尤其详细,他还曾经问过斯巴达们这是不是他们的前主人的书,结果换来三道迷茫的目光。
  
  刚刚银爵说他身上有诅咒,他是知道的,凭着他与生俱来对怪异之物的感知力,他能感受到银爵身上诡谲的气息,就像是能看见那些生死纠缠的因果线。
  
  如果问先生,他会说吗?紫堂幻想,他的好奇心蠢蠢欲动,这可不像安分守己的紫堂家嫡二子,自从遇见银爵,虽然时间不久,紫堂幻觉得自己仿佛在渐渐变成另一个人。
  
  对待亲人朋友时的那些隐隐约约的距离,那些像膜一样隔绝他与外界的某些东西好像对银爵不起作用,不可能是银爵走向他,只能是他回到了他该去的地方。
  
  脱去外界的伪装,紫堂幻是个天生该上火刑架的异端,现在他终于找到了同类,这才让他觉得存在是一件好事。
  
  银爵感受耳边消失的书页声,抬头发现那颗低垂的紫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察觉到紫堂幻的出神,银爵想了想,说:“有什么想问的吗?”
  
  “诅咒之类的,我不是很明白那种东西……”紫堂幻回答,“我知道的仅限于小斯巴达以前给我带来的书,很多东西我都不知道。”
  
  “你的确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我会教你。”
  
  “关于我身上的诅咒,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毛病,你只要知道有一个与你有关。”
  
  “是那个梦?”
  
  银爵点点头:“嗯,虽然我不知道是怎么把你牵扯进来,但那事关于一段我遗失的记忆,所以要麻烦你陪我走一趟。”
  
  这可真有趣,纠结在心的梦境终于得到一个完美的解答,紫堂幻想了想,瞄见在地板上睡得七荤八素的幼犬,弯腰把它捞进怀里,拢着三个睡得迷迷糊糊的狗头悄悄地说着什么。
  
  银爵准备继续看书,忽然眼前出现褐色一片。
  
  紫堂幻腼腆的笑了笑:“我和它们说过了,这下子它们不会凶先生了。”
  
  银爵看着怀里被硬塞进来三头犬,小东西还有些不适应,不过的确没有再戒备着他,他试着摸了摸一个头。软软的。银爵想,不自觉地把三个头都揉了一遍,发觉还是中间那个的最软。
  
  紫堂幻继续看银爵的书,银爵在揉紫堂幻的狗,气氛竟然意外的和谐。
  
  车厢外的风景从深绿的道旁树转换到旷远的田野,外面阴蒙蒙的天也放了晴,太阳明晃晃地挂在云上,马车的速度渐渐慢下来,没一会就完全停下。
  
  这么快就到了吗?紫堂幻想,他抬起头看着银爵,发现他抱着狗看向窗外。
  
  这个时候,外面传来轻轻的敲击声。
  
  
  
  
  
  TBC.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