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倦我

遗忘自我

厌倦自我

我倦自我

【银幻】Stor Mo Chroi.04

  “那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银爵把紫堂幻拉起来,怀中的三头犬不安的叫起来,“咕噜咕噜”的威胁声从喉咙里传来,三双黑色的眼睛狠狠地盯着他,紫堂幻轻轻地拍了一下中间的那个脑袋,这幼犬瑟缩一下又变成乖乖的模样。
  
  银爵好奇地看着他,能如此说出他异端之处的紫堂幻,实在不像传闻中懦弱无能的贵族少爷。
  
  “你带来买下我的羊,不是这里该有的。”
  
  “虽然说不出来哪里不对,但那三只羊应该是死了的吧?”
  
  银爵拉着紫堂幻的手向墓园门口走去,他的马车停在大门旁的树下,中途狗好几次试图去咬他的手,都被紫堂幻拍开。
  
  “是黄铜羊,过几天它们就会回去。”银爵看向紫堂幻,“除了这个呢?你又从哪里找出我的破绽?”
  
  狗从紫堂幻的怀中跳了出去,绕着两人跑来跑去。紫堂幻看着小斯巴达们撒欢,“你回头了,正常人不能看见它们不是?不过比这更重要的,”他把头偏过去,紫色的头发恰好挡住脸,“我曾经做过和先生的梦。”
  
  
  
  
  一座淹没在黄沙中的石城,就像被海水拥抱的亚特兰蒂斯,被火山活埋的古庞贝,沉默着美丽地睡在大漠下。紫堂幻只在书里知道有这样的地方,他可以借着海滨想象沙漠,却从未前往,但梦中的场景多么真实,如他亲临般。
  
  朔风裹挟风沙,远处的戈壁滩上有一根根歪斜的破碎木桩,那是百年前人们的坟,太阳使它不朽,风沙使它破碎。之中有一根石头雕琢的图腾,本就奇异的形状经过千百年的磋磨更加使人难以分辨。
  
  梦境的轨迹使紫堂幻向前。每当他前进一步,梦就会醒来,然后在第二天的同一时刻带他再次向前。这是一个重复了许多年的梦境,直到紫堂幻走到那根图腾,到他能看见上面刻写的楔形文。
  
  即便他认不出来古老文字的意思,但梦境的力量是无穷的,他就是知道它们的意思。
  
  「我们的英雄长眠在此
  太阳赐给他勇猛
  月亮赋予他智慧
  星辰守护他康健
  灵魂只在沉睡
  战鼓擂遍,烽火点燃
  
  他乃永世圣人」
  
  「银爵」
  
  
  
  
  马车停在树下,两匹黑色的大马被套上了缰绳,乖巧地甩着尾巴,小斯巴达们看见马很兴奋,迈着胖胖的小短腿去跑追马长长的尾巴。
  
  “我们接下来要去西边的一座城。”
  
  “嗯。”紫堂幻应着,把话说开一点后没让他对银爵的态度放松下来,勇气仿佛只有一瞬间,距离下一次爆发还得再积攒些时日,现在他离开给他带来幸福与痛苦的女子的墓,又恢复成外人面前平凡软弱的形象。
  
  “还有,”银爵扶着紫堂幻让他坐到车厢里,“那不是‘买’。”银爵也钻进车厢,顺手把门关上,无人驱赶的马车开动起来,“我和你是平等的关系。”
  
  “我只是把你从监狱交换出来,而那个人的死是应该的,你不至于为那种伪善家背负性命。”
  
  “有些事,别担心。”
  
  那座宅子里死亡的氛围是多么浓重,以至于一条流落人间弱小无比的三头犬也能获得力量轻易撕开人的肚腹。
  
  
  
  
  TBC.
  
  
  
  
  爵哥的设定:不断死而复生的救国圣人
  
  这章流水,主要是交代一下爵哥为什么会来救幻,别人都是笔友网友,就这两个处梦友,不过爵哥其实也不算做梦,他就在坟里待着睡觉,知道一直有人透过梦境在窥探坟地。
  
  还有公爵的死交代一下,前文有个小细节提到过小斯巴达杀公爵的原因,不知道有没有人能找到。
  
  
  
  
  
  

评论(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