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倦我

遗忘自我

厌倦自我

我倦自我

  冰箱里空荡荡的,一如她的胃。
  
  到处都找不到,之前藏起来的零嘴呢?沙发垫子下面还剩几包苏打饼干,又从堆得满满当当的书立背后摸出几个果冻。
  
  这完全不够啊,她想,她想吃些有味道的东西。
  
  重新挂好斧子推开休息室的门,外面是文职们忙忙碌碌的办公室,今天的各位也在为活下去而努力着。
  
  可惜,她闻到的只有咖啡味、咖啡味、咖啡味,苦涩的……
  
  实际上她并不饿,一个小时前她才刚刚吃过午饭,动力满满的猪排饭,还从路过的其他员工手上拿到了手作的小蛋糕,一个小时前的她的胃充实着。
  
  工作用的文件夹被她抱在怀里,刚刚广播里有这附近异常出逃的警报,走廊里有几具尸体的残骸,内脏飞溅得到处都是。
  
  这附近没有人,大家都去镇压了吗?那么我也得……
  
  
  
  
  尸体这种东西,都是攒到下班才会清理掉,死人了,尸体丢着也就丢着了,反正大家早就习惯了。
  
  她捡起滚落在地上的一颗眼球。瞳膜是漂亮的金色,在灯光下闪闪发亮,很像一颗红白的糖果。
  
  她突然有一种冲动,无法抑制的冲动。
  
  腹中的仿佛空荡的下坠感,口中不断分泌的唾液,头脑像注射了Cogito一样昏沉,催促她做出什么无法挽回的事。
  
  于是她照做了。
  
  咬开眼球的那一瞬间,玻璃体在口腔里炸开,总算来了什么把那食欲压制下去,她刚松了口气,大脑却接受到更为强烈的反噬。
  
  意识到什么的她忽然失去了全身力气,跪坐在地上,眼睛死死锁定眼前的尸体,嘴中仍在咀嚼,心中已无法满足。
  
  无尽食欲已在身体发芽。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啊……她哭着,一遍遍疯狂地往自己嘴里塞着碎肉。
  
  「有人在看着我」这种事情。
  
  杨抬头,用满是血污的脸对着监控露出了一个绝望的笑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