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倦我

遗忘自我

厌倦自我

我倦自我

【魔靖】天桥,琴谱

      其实是五月份群里面的接龙作业,今天翻文档忽然翻到,一个短短的片段,私设是魔息小时候流落民间时的故事,武靖女装去民间找魔息大帝的转世,关键词是【天桥,琴谱,??】(还有一个我忘记啦!)
      怕哪一天清文档,想想还是存个档吧。

     极端ooc,内容都是我瞎编的。
——————————————————————————————————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子呢?还小的魔息珥图不知道。
  那个姑娘是一个月前来到天桥下的。她穿着青色的麻布裙,抱着一把琵琶坐在板凳上弹着,身前放着一个白瓷碗,偶尔有过路人往里面丢一两个钱。魔息珥图坐在地上远远的看着她:她有着很好看的头发,整整齐齐的挽起,脸上蒙着面纱看不清相貌,但那双眼睛十分灵动,盈盈泛着水光,让魔息珥图想起庙会门口好心人布施的糖水,那是他最喜欢的东西。
  天桥底下的人来来往往,叫花子流浪汉,算命的卖艺的,好像下九流的都喜欢到这里来待着,他想不通一个看起来挺好的姑娘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卖艺,明明去那些商铺门口或者大街上能得更多的钱。
  也许是有些什么缘故的吧?魔息珥图想着。但是也只是想想,因为又有善人来布施了,吃的才是最重要的,去晚了,下一顿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魔息珥图年龄小,善人看他可怜,他也卖乖说了些吉祥话,得了两个白面馒头。他用手紧紧护着,深怕别的人给他抢了去,一路小跑回到自己的破草席上,狼吞虎咽的吃了一个,正准备把第二个往嘴里塞,余光忽然瞄见那个姑娘。
  好像她就一直坐在那里,每次他一觉醒来,看见她还是坐着那里,好像从来都没离开过。
  手上的白面馒头很难得,但是那个女孩子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女孩子。他经常听那个骗人的算命老头子讲那些妖啊仙啊,都是顶好看的女子,但魔息没见过,在他的印象里,那些坐在轿子里面从来不露面的小姐是最好看的,虽然他没见过,可他听其他的乞丐说有钱人都不会长得太差。
  现在有那么一个女孩子,代替了那些志异怪言和千金小姐成了魔息珥图灰淡人生中的那么一朵花,他还是有那么点感动的。
  算命老头不是说什么一掷千金为红颜吗?一个馒头我魔息珥图还是给的起的!魔息这么这么想着,站起身来大跨步的走向弹琵琶的女孩子,然而在人家注意到之前,气势就瞬间萎靡下来。
  魔息拿着包子慢慢的挪过去,她正在调琵琶的音,没注意到一个脏兮兮的小叫花子想干嘛。
  那个……你饿不饿?
  嗯?
  天舞姬愣了一下,她抬起头,看了看面前脏兮兮的小叫花,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忽然怀里多了一个什么东西,天舞姬低头一看,是一个脏兮兮的馒头。
  这个,给……给你吃。
  魔息珥图转头就跑,拿着破碗跑出了天桥底下,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天舞姬看了看手里的脏馒头,又看了看魔息跑走的方向,忽然觉得心情有点好,起身问对面摆摊的赤脚郎中要了张油纸把馒头包了起来放好,接着又弹起曲子来,是很欢快的曲调。
  魔息在外面晃荡了一天,钱没要到几个反而不小心闯到江湖无赖的地盘里被揍了一顿,虽然很痛,但是对他这种乞丐来说是家常便饭,忍忍也就过去了,他反而想着那个弹琵琶的女孩子会不会开心呢?因为馒头是很好的东西啊,他喜欢,那个姑娘也应该会喜欢的吧?
  想到这个,魔息珥图忽然很开心,连身上的伤都不觉得疼啦。
  等他拿着破碗回到天桥底下,却没有听见琵琶声,也没有看见弹琵琶的人,他有点失望。
  那个姑娘是走了吗?
  魔息珥图去问算命的老头,老头揪了揪自己的胡子,老神在在的看了他半天,慢悠悠的说:她走啦,不过她有留东西给你。
  说完就从摊子下面掏出一个白瓷碗,里面有一团用油纸包着的东西,魔息赶紧接碗过来把油纸拆开,里面是一个干干净净的白面馒头。
  老头看见魔息楞了半天,咳嗽了几下,指着油纸告诉魔息上头还写了一段谱子,老夫给你瞧了下就是那个小姑娘天天弹的曲子,不过你这个混小子估计看不懂。
  魔息听了,回过神来,把油纸拿在手上看了好久,上面的字符他都不认识,但是神奇的是他居然看得懂。
  我看得懂!他揪了下老头的胡子,把老头疼的龇牙咧嘴的。
  她夸我是个好人呢!
  说完,一边笑着一边把白面馒头塞到自己的嘴巴里,腮帮子都给塞的鼓鼓的,一边流下眼泪来。
  这是……第一次有人对我这么好。
  年少的小叫花魔息珥图,这一天在天桥底下,带着一身伤忽然哭了起来。
  

      End.

评论

热度(10)